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网友一起玩
网友一起玩
龙是我老婆的网友,两个人还不仅仅视频过,当我老婆已经习惯在电脑前脱光衣服,任他戏弄时,龙有了一次在我家附近城市出差的机会,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他故意的。

  大概是我老婆内心的奴性使得欲望战胜了顾虑,她最后答应他会去的,用龙的话说,我老婆也就一开始推脱了一下,说不愿意去,后来龙一直刺激她,问她是不是想真正被玩弄一次,他说这个是我老婆的软肋,她心里一定想要,最终龙的判断是正确的,我老婆在他的怂恿下下定决心后就开放了许多。龙说这个不是普通的网友见面,所以去的时候穿着都是要按照他说的做,他让我老婆一定要穿裙子过去,内裤只能穿丁字裤,上身也只让她穿件白色的T恤,因为怕出安全问题,所以在没有下火车前让她带着奶罩,但是到了那个城市的车站,就要去车站的厕所把奶罩脱下来,放在包里,因为是另一个城市,我老婆也答应了。

  他们是在当地火车站旁的一个麦当劳餐厅门口见的面,龙见到我老婆第一个问的就是问她奶罩是不是已经脱掉了,其实根本不用问,白色的T恤是很明显的,我老婆低着头不说话,只是把自己的手提包给龙,龙翻了下,奶罩果然在包里,于是龙转头进去了,我老婆也就默默的跟着他进了麦当劳。

  那时是下午两三点,龙和我老婆找了个人少的角落坐下,龙让我老婆做里面的位置,他侧身搂着我老婆,身体差不多能挡住别人的视线,象一对情人一样靠着,龙直接就把手伸进了我老婆的T恤里,肆意抓揉我老婆的奶子,还用手指去弹她的奶头,我老婆紧靠着他,任他玩弄,不一会儿我老婆的奶头就硬起来了,龙却突然正经起来,把我老婆推开,帮她理理衣服,T恤比较宽大,他就把T恤下面的边扎了个节,然后给我老婆100块钱,说:「我都饿了,去买点东西吃吧。」说着还回头仔细看了下点餐的柜台,指了指在最旁边的一个男生,应该是打工的大学生。

  我老婆有些木然的站起来,起身才觉得T恤因为下面被扎了个节,胸口变紧了,奶头挺着,被白色T恤包着特别明显。连红色的乳晕都能分辨出来了,我老婆脸马上就红了,支吾着不愿意过去,龙就对着她笑着让她快去快回,我老婆坚持了一会儿,在这样淫荡装束的气氛下,还是屈服了,她低着头朝那个男服务员柜台走去,在这个大学生面前,我老婆应该是挺紧张的,龙也不知道到底怎么样,只知道点吃的东西的时间特别长,估计我老婆太紧张有点走神了,便宜那个打工的了。我老婆买了东西回来,就心不在焉的吃着,我老婆买了心第冰激凌,龙就用勺子挎了喂她,龙有一下挎了太多,我老婆一口没有全吃掉,一块冰激凌就落在了胸前的衣服上,我老婆顿时就慌了,也不怕难看,用纸巾就在胸口上抹,也许是太急了,而且本来冰激凌也是快化的,一擦把衣服弄潮了块,湿了的衣服就变得象透明的一样,贴在奶子上,半个奶子显得更加明显了,而且本来餐巾纸也就两张,一下就用光了。

  我老婆一下子不之所措起来,龙让我老婆还去刚刚那个服务生那里多拿几张,我老婆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口,脸涨红了不愿意去。龙凑在她耳朵边上说:「刚刚那个服务生是不是一直盯着你的奶子看啊,哈哈」我老婆埋着头不出声,点了点头。「去告诉他你胸口脏了,问他多要几张纸,你本来就没穿内衣来,就是要给别人看的,快去」。

  我老婆的软肋就是别人说她贱,说她自己主动做丢脸的事情,她会真的顺着别人的话做,以前就是这个开了个头,这次也是。在龙的催促下,我老婆慢慢挪到服务台,龙侧身看到她朝自己胸口比画,那个服务员看着楞了下,给了她几张纸,我老婆说了谢谢就转身小跑了回到座位。

  龙接过纸巾帮我老婆擦胸口,经过这些刺激,这个时候她已经很听话了,任龙大手大脚毫不避嫌的弄她奶子,擦好后,龙带着我老婆离开了麦当劳。

  我在了解到这里时却有了种奇怪的感觉,虽然一方面我又很恼,被人莫名奇妙的扣了个绿帽子,但是我甚至更想知道我那个平时贤淑的老婆会被怎么玩,她在我背后是怎样的放荡。龙在说到这里的时候也停住了,他好象也觉得气氛有点不对,我强忍住心里说不清楚的感受,故作平静要他继续说详细点。

  龙和我老婆从麦当劳出来,天已经要黑了,我老婆以为要去住的地方,龙却说在这个城市有他两个生意上的朋友,晚上叫出来一起玩玩,我老婆比较担心:

  「我穿成这样见别人不好意思的」「哈哈,你怕什么,出来都出来了」……「不要紧,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,再说你是外地人,以后又不来这里,今后不会认识的」……「有几个人啊……」「就两个,我很熟,不会尴尬的」……「恩……」龙于是打电话给他两个朋友,约好了时间在一个KTV见,然后龙就带着我老婆往那里赶,我老婆在路上急着找个厕所上,所以到KTV的时候已经晚了点,他们两个已经到了,定了个小包间,正唱歌等龙和我老婆呢。

  龙推着我老婆进了包厢,然后就介绍互相认识,龙指着我老婆对他两个朋友笑着说:「这个就是我和你们说过的我在网上认识的贱货」「哦,哦」那两个人边站起来,边笑着打量我老婆龙又让我老婆给他们打招呼,叫胖一些的陈经理,叫瘦一些的王经理。

  这两个人都三十出头,西装领带,从我老婆进了包间,眼睛就毫不掩饰的在我老婆身上来回扫荡,我老婆根本没有想到一进门龙就直接把自己介绍成是贱货,而且自己穿成这样还被两个陌生人肆无忌惮的看,顿时脸就通红,低下头,支支吾吾的和那两个人打了招呼。那两个人把我老婆让进沙发坐下,分别靠紧我老婆坐在身旁就开始有一句没一句的聊起来,因为房间里音乐的声音很大,讲话要凑得很近,几乎是贴着脸才能听到「你的身材不错啊」……「挺一般」「看来对自己的胸部挺有信心么,出门都不穿内衣,呵呵」……「也不是了……」「呵呵,穿成这样在路上走,还不是路上的焦点,谦虚什么」……「没有了……」「怎么晚来这么长时间啊?路上很堵么?」……「不是的,我不敢走太快……」「哈哈,为什么不敢啊?」……「走快了太明显了……」老婆说完后,害羞得身体都缩起来了,这时候,龙走到我老婆面前,用不由分说的语气说了句:「坐直了,挺胸!」……「听到没有,坐直了,坐要有个坐样!」……在这样强硬的命令下,我老婆慢慢把身体做直了,挺起胸。

  「啪!」龙说完,突然伸出手,从旁边一巴掌拍在我老婆的胸口。

  「啊……」我老婆整个人又一缩,好象要钻进沙发一样。

  「坐直了,挺胸!」龙还是刚刚那样的语气,声音不高但是不由分说。

  ……

  我老婆的呼吸明显变得混乱,眼睛也闭起来,用牙轻咬着自己的嘴唇,慢慢直起身子。

  「把手背在身后,学小学生坐端正不会么?」「恩」……我老婆把手放在身后,慢慢做端正……「啪!」又是一巴掌打在我老婆的胸部上,我老婆整个人反射性的扭动一下「不许躲!」说着,龙又是左右开工,啪啪扇了两下。

  老婆着个时候已经尽量忍着不动,闭着眼睛,挺着胸,任凭龙把她的奶子打得乱晃……「呵呵,你们看到没有,这个小贱货的奶子软着呢,一碰就乱晃,她怎么敢快点走路,那她这对奶子还不要跳出来了,哈哈」「哈哈,还真是啊。」坐我老婆旁边的陈经理和王经理一边附和着,一边也伸过手来,隔着T恤,用手指捏起我老婆的奶头,提着晃动起来。

  ……

  「哈哈,真的很晃啊,你还挺自信的么,果然年轻,不怕出丑,哈哈」……「咦?」胖一点的叫陈经理的发现我老婆T恤胸口上在麦当劳吃饭时留下的奶油印子,「骗我们的吧,我闻闻,还有点奶香呢,呵呵,龙,她是是刚生过孩子吧……不过看身材也不对啊」「让我看看呢」瘦一点的王经理也把脸凑了过来,用手指捏着我老婆奶头,拉了两下「还真是这个位置呢,龙,到底怎么回事啊?

  不会真是个年轻妈妈吧,哈哈」「你们自己判断哦,呵呵,我怎么知道」龙边说边走到一边去了。

  「不是的,这个是吃冰激淋弄脏的……」我老婆低着头嗡嗡的说,声音小得都听不清楚了。

  「你说什么?」龙在一边冷冷的说。

  「不是的,这个是吃冰激淋弄脏的……」我老婆大着胆子又说了一遍。

  龙突然一大步跨过来,给了我老婆一个耳光。

  「谁问你了,要你说话」说着又要反手一个耳光,我老婆吓得一下子趴在胖一点的陈经理腿上,姓陈的拦住龙,「不要打了,不要打了,呵呵,年轻姑娘哪经得起你这么打啊。」说着把我老婆扶起来,就这一句话让我老婆对陈经理很感激。

  「哈哈,龙,你还管教得真凶,那还是我们自己看吧,你说呢?好么?」姓王的好象还很客气得问我老婆,我老婆已经知道他们要做什么,把头埋得很低。

  「来,别怕,把手抬起来一点」陈经理握住我老婆的手,举了起来,姓王的就顺势拉住T恤的下边,向上一提,我老婆的整个上身就没有一点遮拦了,姓陈的让我老婆自己握着自己的手,放在脑后,T恤也没有完全脱下来,而是被脱到双手那里,把双手绑住打了个结。

  「恩,可以了,就是暗了点,龙,把灯开亮点吧」随着啪啪的开关声,包厢里的灯亮了起来,而我那个平时看起来温柔端庄,有文化有气质的老婆,此时却心甘情愿的赤裸着上身,双手抱在脑后,端坐着,让几个陌生的男人随意玩弄。

  我老婆现在已经放弃了防抗的意思,完全由他们摆布了。

  姓陈的和姓王的也自然了,他们都侧过身来,仔细把玩我老婆挺起来没有办法遮掩的胸部。

  「奶头的颜色还挺淡的,不像给孩子喂过奶的」……「恩,不过奶头和乳晕还挺大的」说着姓陈的把我老婆的奶子用手掌托起来,另一个手的食指在奶头和乳晕那里比画着「你看,颜色淡也不一定就不是妈妈啊,这么大的奶头我看有点可疑哦,哈哈」。……「我知道了,我有办法」姓王的高兴得说「喂过奶的奶头一般不敏感,只要看这个美女的奶头怕不怕疼不就知道了」……「恩,是个好办法,就是不知道美女愿意不原意啊」姓陈的故意边用手指甲轻轻拨弄我老婆的奶头边很礼貌的问「美女,可不可以给我们做个试验啊?」我老婆这个时候奶子已经被刺激得挺挺的了,听他们这么说心里是说不出的期待还是害怕,眼睛湿湿迷迷得看着龙。

  「呵呵,被我刚刚凶傻啦,他们问你话呢,你老实回答啊」在一边的龙并没有强硬,笑呵呵的对我老婆说。

  ……

  「恩」我老婆不好意思得低这头说「听不清楚啊」姓陈笑着的故意刁难我老婆。

  ……

  「好吧,试验一下好了」我老婆紧张得说话都有点抖了。

  「这样才对么,准备下,闭上眼睛深呼吸」我老婆顺从的扬起头,闭上眼睛吸了口气,挺起胸部,等待着并不知道的「奶头试验」。

  「真漂亮,我都不好意思下手了,呵呵」……

  「别取笑我了,我都答应了你们再这么说……」我老婆这个话好像是害羞,但怎么听都觉得是在催促。真贱。

  「好了好了,再不弄美女要生气了,哈哈,我们开始吧」说着,姓陈的和姓王的就动起手来。

  姓王的用大拇指和食指一下子捏住我老婆的奶头,快速的拧动起来。姓陈的胖子也不慢,但是他并没有用手指直接捏,而是用手指甲轻轻掐住我老婆的奶头尖,还边拉边转动。

  我老婆的呼吸一下子急促起来,而且为了减轻他们拉她奶头的力量,我老婆自己顺着他们拉她奶头的方向,把胸挺得更加高了。

  可能是因为紧张加上刺激,我老婆的奶头平时并不是很麻木的,这个时候兴奋感和羞耻感居然屏蔽了点疼痛,她并没有说疼,而是任由他们玩弄了好一会儿。

  「呵呵,看来试验还要加量啊,美女的奶头好像平时有过训练,这个不怕呢」……「哈哈,有可能呢,可能常被拉奶头呢,自己还知道挺胸,好像挺熟练的」我老婆这个时候精神全部在奶头的酥麻和隐约得疼痛之中,听到他们两个人把自己说得这么下贱,想说个不是都说不出来,只能勉强发出哼哼的声音。

  「刚刚还担心试验一下子就会停止呢,看来白担心了,呵呵,正好可以试点别的」姓王的说着,更加用力捏紧我老婆一边的奶头,手上下甩动,我老婆的奶子本来就不小,现在又什么都没有穿,被他这么弄,整个一边的奶子夸张的上下晃动起来。

  「你看她的脸多清秀啊,呵呵,要是现在拍照只拍脸,谁能想到她的奶子在这么激烈的跳迪斯科啊」……「哈哈,是啊,你玩了我想玩的,那我玩什么呢」姓陈的胖子说着话,手并没有松,一直用指甲捏着我老婆的奶头尖。

  「也不要玩什么花样了,我就来直接测试一下美女奶头的耐受力吧」说着他就捏着奶头,朝斜上方移动,把整个奶子提拉起来,因为指甲吃在奶头尖里,并没有滑下来。一直到把我老婆那丰满的奶子拉扯成夸张的奇怪形状才停下来。

  我老婆其实已经有点受不了了,但是脑子里一片空白,都不知道说疼,身体也不自觉得抽动,因为奶头捏在那两个人手里,身体的每一次晃动都刺激到奶头,一下一下清晰的感觉。

  ……

  「这个拉奶头要是有比赛,你一定是第一名了,呵呵」「是啊,在下去倒不是试验她的奶头了,是试验我的指甲了,指甲都要断了,哈哈」听到这么夸张的说法,我老婆居然扑嗤一下笑了,身体也随着一弓,奶头被身体的一股强力一下子拉出了指甲的掐捏。

  「啊哟」随着这一下,我老婆反映出了疼痛,红着脸笑着说「瞎说什么啊,疼死了……」「呵呵,总算结束了,才觉得疼啊?」经过这个,我老婆明显放得开了,上身什么都不穿绝然和两个陌生的男人说笑起来。

  「哪有啊,早疼了呢」「两边一样疼么?」我老婆转向陈胖子,撅着小嘴说「你弄得疼,居然用指甲捏我的奶头,还下狠手」说着低着头往陈胖子身上轻轻撞。

  「呵呵,你怪我啦,恨我么,小美人?」……

  「也不是了,是我自己答应的,而且我自己忘记喊疼了,不怪你的」……说完,我老婆也觉得自己这个话挺不要脸的,好像是自己主动给别人玩,玩疼了自己还安慰别人,一下子更害羞了「你坏,故意逗我这么说……」说着就转身跪在沙发上,面向陈胖子,挺着胸向陈胖子身上压过去。

  「呵呵呵呵,想用你的奶子压死我啊……」陈胖子双手握着我老婆的一对奶子,笑着把她扶起来,得意得说「再闹就拉你那边的奶头,呵呵呵呵」。

  「这下更难判断了呢,虽然相信她早就觉得疼了,但是她很能忍受啊,是不是喂过奶的妈妈啊,光看胸部还真看不出来啊,呵呵」姓王的还在故意纠缠那个问题。

  「也是啊,虽然奶子很挺,但是奶头经得起这样玩,也不象个没生过孩子的,呵呵,我看要看看下面才知道呢」。

  我老婆这个时候的情绪已经起来了,被他们这么一说居然不服气起来了。

  「胸部是天生的嘛,都说了你们还不信,偏要看那里啊……」……「哈哈哈哈」姓陈和姓王的都笑了起来「是啊,眼见为实么,美女既然已经这样了,那里给大家看一下也不要紧了啊」……真不敢想象,我的老婆居然象小姐一样说出这样主动挑逗的话,小姐还要收钱,我老婆却是自己坐火车去外地给几个陌生的男人随意玩弄。

  姓陈的和姓王的让我老婆背靠着沙发躺着,他们分别抱着我老婆的大腿,我老婆居然在他们面前完全将腿叉开来。龙走了过来把我老婆的短裙边卷了起来,裙子本来就很短,一折起来倒象是在腰上的一条粗腰带了。

  「穿裙子出门都不穿内裤,还真淫贱呢,呵呵,让我们来仔细看看呢」说着,姓陈的和姓王的弯下身来,一边用手拉开我老婆两片阴唇「下面都发大水了啊,哈哈」姓王的一下子就把中指滑进我老婆的阴道里,拔出来时手指上面全是我老婆的淫水。

  「都是粘粘的淫水,让我怎么拿东西啊?呵呵」姓王的把沾满淫水的手指放在我老婆面前,我老婆害羞得低着头不敢看。

  「是你流出来的水,你得负责弄干净啊,是不是啊?」说着便用手指拨弄了下我老婆的嘴唇。

  ……

  我老婆咬了下嘴唇,伸过头去,慢慢地把整个手指含在嘴里。

  「要用舌头帮我把手指清理干净哦,你的淫水还真是多啊,呵呵」……「真的啊,水还真多」姓陈的也把中指伸了进去。「让我看看美女下面紧不紧呢」说着他就又试着把食指也塞进了阴道「恩,真的挺紧的」等姓陈的想把无名指也塞进去时,我老婆就忍不住了,含着粘满自己淫水的嘴里发出象小孩子哭一样呜呜的声音。

  「还真的挺嫩的,这么紧,两个手指都被她夹着了,呵呵,绝对不是生过孩子的妈妈了。」说着话,两个手指就在我老婆阴道里慢慢抽插起来。

  我老婆的呼吸一下子急促起来,含着手指的嘴也开始颤抖,舌头卷着手指开始发出甜美的哼哼。

  「还享受起来了呢」姓王的笑着说「感情来得还真快,哈哈」。姓陈的边时快时慢地玩弄着我老婆的阴道,一边对龙说「呵呵,是啊,这妞发浪真快,龙,你是不是找了个高档小姐,骗我们说是你网友啊,呵呵」「哪有,正宗的良家,高学历的,怎么会是鸡呢」龙在一边得意的说。

  「呵呵,你小子鬼主义最多,谁知道你说的是真的假的。」「你不信自己问她好了,要是问出是假的,你们一年找女人的钱全部我报销,总可以了吧」「呵呵,好」姓王的把手指从我老婆嘴里抽了出来,对我老婆说「那我可要问你几个问题了,老实回答知道么,要是前后矛盾的答案,可别怪我继续刚才的给你做的奶头实验哦,呵呵」姓陈的胖子的手也没有停下,一边继续用手指在我老婆的阴道里抽插,一边说「这样好,你也别害怕,只要讲实话就好,知道么」……伴着喘息的声音,我老婆居然答应了「恩……知道了」「今年多大了?」「……29」「结婚几年了?」「……快5年了」「听说你学历挺高的,呵呵,学什么的?」「……经济系……国贸……专业」「哦,你老公是做什么的?你出来他不管你?」「他常出差……做……做计算机软件的……他不知道的……」……就这样,我老婆一边叉着腿,让姓陈的用手指在她阴道里抽插玩弄,一边喘息着回答姓王的问题,如果回答得犹犹豫豫的,姓王的就去抓捏我老婆的奶子,姓陈的也用手指时快时慢,时深时浅的逗弄着我老婆的阴户。在这样淫乱的样子下,我老婆居然把家里的情况几乎统统告诉了他们,还不知羞耻的达到了高潮,淫水顺着大腿,流得沙发上都是。

  「呵呵,还真问不出什么破绽呢」……

  「你们坏死了,趁我刚刚……还居然怀疑我是小姐……」「呵呵,趁你刚刚什么啊?」……「发浪……」「呵呵,回答几个问题就高潮啦,你老公知道非得气死哦」……龙这时在旁边开口了「相信了吧,我怎么会骗你们,看你们为了弄清楚,把她弄成什么样了,呵呵」「是啊,把她手都绑起来不能动了,别人看到还以为是从人贩子那里买来的呢」「呵呵,真是不好意思,衣服都弄皱了,我来平一下吧。」说着,姓陈的就把绑着我老婆双手的T恤拿了下来,放到了一边。

  我老婆就这样光着上身,一下子解放的双手也不知道该放在哪里,想去遮掩胸部也不是,不遮也不是。

  姓陈的这个时候拿起话筒对我老婆说「讲了这么久的话,都忘记唱歌了,呵呵,来来来,唱歌」「我,我不太会唱歌的」「那我们唱歌,你做什么呢,看着我们唱总不好吧,要不你帮我们打拍子?呵呵」姓陈的眼睛扫了扫我老婆的奶子。

  「……坏,还没有玩够啊?」我老婆显然知道了他想做什么,居然不知羞耻的笑着回答。

  「呵呵,这么可爱的奶子,还是利用起来好。我来唱歌,王经理,你来打拍子,美女,挺胸坐好」……我老婆乖乖的坐端正了,自己把手背在身后,挺起胸。(真他妈贱,自己挺胸让别人玩奶子)「这下可以了吧,轻一点哦」我老婆对姓王的说。

  姓王的象扇嘴巴一样扇了我老婆的奶子两下,我老婆的一对奶子被拍得一阵乱晃「恩,不错,可以了,开始吧」就这样,他们换着唱了好一会,把我老婆的奶子玩累了,就让我老婆自己挺胸,和着节拍拍打奶子。我老婆非但没有不愿意,后来还自己用手指捏着自己的奶头,跟着音乐晃动起奶子。

  ……

  「呵呵,今天玩得真开心,认识这样的一个美女,比去放一炮还有意思」姓王的挺得意。

  「是啊,以后上网也得和我们多联系哦,美女,认识我们高兴么?」陈胖子问我老婆。

  「恩,你们就是太坏了,变着法子捉弄我……」「那不喜欢么?」……「喜欢的」……到这个时候,已经不早了,姓王和姓陈的说明天还有事情,晚上不能通宵,说了几次差不多了,可以走了,但是裤子里老二却挺得高高的。

  我老婆小声问了句「……你们憋得难受么?……」「什么?」姓陈的没有听清楚。

  ……

  我老婆鼓足了勇气,声音大了些「……我说……你们下面憋着……不难受么……」说完脸就通红。

  「呵呵,老二都被勒疼了」「我也是,呵呵,你问这个做什么啊?」……「我……帮你们……口交……好不好……」我老婆的声音象蚊子一样,真想不到,和我一起的时候,死活不肯用嘴碰我的老二,说脏,现在却下贱到主动要给两个陌生的人口交。

  「你是说给我们口交?哈哈」姓王的故意做出夸张的样子,大声对我老婆说。

  「坏,还捉弄我。到底要不要,不过我以前没有做过,弄得不好不要怪我……」「呵呵,嘴都没有献给老公啊?那今天一定要射你嘴里了,记得要全部吞下去,知道么」……「恩」我老婆下了决心,点了点头答应了。

  于是姓王的和姓陈的就坐在沙发上,把裤子松开,把早已经硬起的老二拿了出来。

  我老婆也自己站起身,把腰上的那不象裙子的裙子脱了下来,全裸着跪在他们面前,面对着两个陌生男人的老二。帮一个打飞机就给另一个口交,做一会就轮换,因为一开始还害怕,动作也不敢大。但是不一会,我老婆就好象适应了嘴里的老二,吞得越来越深,也越来越用力。甚至发出甜美的哼哼声,姓陈的先顶不住了,抓住我老婆的头发,鸡巴几乎顶到我老婆的喉咙口,抽动了几下,一泡热精就射了出来,因为老二在嘴里顶得靠前,我老婆几乎没有选择的机会,精液一下子全部吃了下去。不一会,姓王的也如法炮制,又是一泡腥臭的精液流进了我老婆肚子。

  「不错不错,第一次就这样,已经很好了」姓王和姓陈的很满意。

  「呵呵,你把他们弄舒服了,我呢」龙在一边笑着一边对我老婆说「他们说你阴道紧,我还没有试过呢,呵呵」说着也松开了裤子,粗大的老二跳了出来。

  我老婆站起身,眼睛看着龙的老二,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期待。

  龙把我老婆逼到了墙边,双手一下子抱起我老婆的大腿,身子一挺,粗大的老二就塞进了我老婆的小穴里,野蛮得捅了起来。

  我老婆受了这样的刺激,阴道一下子涌出了许多淫水,被龙野蛮的干也开始适应起来,身体靠着墙,手挽着龙的脖子,跟着节奏一起运动起来。随着一泡热精射进我老婆的小穴,我老婆又一次达到了高潮。

  受了龙的影响,姓陈的和姓王的又兴奋了,把我老婆推倒躺在沙发上,又在我老婆的小穴里干了两炮。最后我老婆一点力气都没有了,瘫软在沙发上,出KTV前连衣服都是姓陈的给她胡乱套上的。

  晚上龙给我老婆在市区的一个连锁旅馆开了个房间,让她一个人睡在那里,我老婆被干得实在太累,龙从宾馆离开之前,我老婆就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。

  【完】